17岁小伙玩了我一晚上

类型: 地区: 发布:2020-08-09

17岁小伙玩了我一晚上 剧情介绍

17岁小伙玩了我一晚上  好在宁婉吸了口奶茶,很快转移了话题:“不过你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下就来呀?”

  傅峥皱着眉看向陈烁,然后他笑了笑,一脸友善地建议道:“反正我要去姚康的工厂取证,不如正好送一送陈律师?你也该回总所了吧?”

  “不需要公司提供流水。”傅峥看了眼陈烁,“舒宁和虞飞远婚后买的那个小房子用的是虞飞远的公积金还款,所以舒宁的资料里有他的每月公积金数额,她自己也在同一家公司短暂工作过,也能提供自己工作期间单位的福利包括公积金缴纳基数,这样完全可以大致倒推出虞飞远的工资,虽然不完全准确,但如果他大幅度隐瞒自己真实收入,我们的举证完全可以证明他造假了,如有需要可以立案后再申请法院协助调查取证。”

  结果宁婉都这么质问了,邵丽丽还挺委屈:“我什么时候鼓励你干这种事了啊?我从没叫你去对大par下手啊!你以为我不想阻止你吗?我那天就惊呆了,被你吓的魂飞魄散了,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我怎么知道你这么狗胆包天啊!”

  傅峥一听,语气里也带了点努力抑制的委屈:“那你怎么不早说?”

  傅峥看了眼自己坐着的摇摇欲坠的廉价塑料凳子。恩,二十块巨款,真的很关爱新人。

  傅峥有些不解,但还是从善如流地把垫子放在了屁股底下,可惜坐了片刻,也并没有感觉到这垫子对腰有什么作用,反而怪怪的有些不舒服,不过一想是宁婉特意买的,傅峥便也没拿开,只坐着看着宁婉在自己这二手“豪宅”里忙前忙后。

  结果高远这么劝说下,傅峥的手却没有停,他又掩着嘴打了个哈欠,都有些眼泪汪汪的模样,但仍旧很努力地睁大眼睛,然后在手机上打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傅峥才终于放下了手机,像是完成了个任务般深吸了口气――

  自然,社区律师并非全职工作,一周也并不是需要一直待着,很多律师只偶尔有空稍微去社区办公室晃一下刷个存在感,宁婉完全可以在时间空闲时接其余正常案子,然而她一没人脉二没待带教律师,上哪儿有案子去?能接到的也就社区里引流来的这些小案子,真的是刚刚够她糊口饭吃,索性就长期驻扎社区了。

  “你在不在听啊?”高远有些无奈,“怎么都不认真啊!你该不是有什么心事吧?”

  宁婉心里做好了遭受施舞暴风雨摧残的准备,努力挣扎道:“傅峥虽然是商事,但是商事也有很多细分啦,保险这块他也……”

  宁婉义正言辞道:“总之,不要笑了,做人要脚踏实地,自己努力,做事要公平竞争!”这样点到为止,给足了傅峥面子,希望他好自为之不要靠关系又抢占名额!

  这演得太精彩了……只是……只是自己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毕竟自己是真的没钱……

  “恩。”傅峥果然像陈烁预料中一般附和了,只是陈烁还没来得及在内心漾出笑意,就听见傅峥继续道――

  “……”高远憋了憋,竟然觉得有点无法反驳,他想了想,只好反问道,“那你怎么知道宁婉不能处理啊?”

  亲情大概是世界上最微妙的关系,亲情无法选择,亲情也足够复杂,这么简单两个字,却能保罗爱、给予、汲取、奉献、牺牲、控制、打压、暴力、相濡以沫、扶持、背叛、貌合神离等等所有的关系。

  果不其然,一小时后,办公室门口就出现了好几个老阿姨,再过了片刻,人越来越多了,一下子呈井喷状态涌进了办公室――

  她拍了拍两位,语重心长安慰道:“总之,谁对上我这同事的现女友,决计没有胜算。你们要是想在我们小区广场舞舞团里有一席之地,还是要和我这同事女友搞好关系啊……”

  因为宁婉的邮件, 傅峥重振了精神,第二天,他正好把姚飞和姚康那案子的材料证据都收集的八九不离十, 又从头到尾和卢珊梳理了下细节,这才找到对方工厂人事进行谈判,一如他的预料,谈判相当顺利,对方人事私自火化遗体隐瞒交通事故本来就违法并且有错在先,事情败露后也慌神的很, 傅峥的谈判方式一向又足够强势,一个上午,很快就谈妥了赔偿方案,除了法律规定的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工厂还同意就自己的过错和隐瞒, 向姚飞再支付一笔可观的赔偿款。

  傅峥平白无故被扣了这么一顶帽子,然而碍于场面,还不能反驳,只能紧紧抿着唇,努力做自我心理疏导。

  高远果然是怕了,一时之间竟然连说什么话都不知道了,沉默了半天,他才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不是?傅峥怎么住了没电梯的房子?他……”

  傅峥只觉得脑壳疼,这女人怎么回事?自己都这么好言安慰她了?还哭?!真的不可理喻!

  要不是理智使然,陈烁真是气得想用手里的餐刀插死傅峥,自己此前的感觉果然没错,难怪第一眼就看他不爽,傅峥这个人真的是相当讨厌,在宁婉面前态度倒是很好,温和谦让讲理,可这明明是假的!是装的!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