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姐穿了透明的睡衣

类型: 地区: 发布:2020-08-09

突然姐穿了透明的睡衣 剧情介绍

突然姐穿了透明的睡衣  “你来开车?我坐着?”

  “哈哈哈哈,你这人怎么马上就恼羞成怒了呢?在人家宁婉面前当搬运工怎么一言不吭?这脚和腰,刚才在人家面前装正常装的挺辛苦吧?”

  光是这个称呼就让宁婉耳朵一软,完全没抵抗力起来。

  自从上次连催带训地把傅峥从这店里给拉出来后,宁婉一直有些自责,觉得对傅峥太狠了,傅峥上次明显就不想离开这店,也明显不想只点一个沙拉就走……

  舒宁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宁婉心里的负面情绪却几乎就要爆炸,明明她已经是个独立的能决定自己人生的成年人,但时光在这一瞬间,仿佛一个轮回,宁婉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那个年幼的夏天――那个逼仄的潮湿的阴暗的看不到前路的夏天。

  可惜舒宁没有跑,她沉溺在虞飞远给她编织的恋爱梦境里,真的听话的断绝了和过去朋友恩师的联系,自甘平庸地随虞飞远摆布,以至于如今被家暴要离婚,甚至无法对家里具体的财产明细做出举证。

  邵丽丽听起来也委屈坏了:“说到底,确实也是我的错,我错误估计了你的人格,我哪知道你一本正经说的不是上司对下属的那种关爱,是想睡人家搞人家的那种搞黄色的关爱啊……我哪里知道你展示出来的真实内心,是那么可怕和黄暴呢!”

  宁婉继续补刀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现在特别伟大啊?不食人间烟火的善良仙子下凡普度众生?但需要我提醒你吗?下凡的仙子最后都什么结局?七仙女知道吧?就去洗个澡,结果被一个偷看她洗澡还偷他衣服的流氓逆袭成功威胁着在一起结婚了,仔细想想,这不就是被胁迫的婚姻吗?”

  等了挺久,服务生过来上了餐前现烤面包,然后上了沙拉。

  说完,她也没继续在店里留着,Wifi密码也不要了,拎着包踩着细高跟就气势汹汹地推门走了。

  她确实是无心说出的微妙感受,然而宁婉却觉得内心渐渐有了一个猜测――舒宁一直以为虞飞远不希望她工作是出于大男子主义,觉得男人应该养家,女人就不要抛头露面去赚辛苦钱了,但……有没有可能,虞飞远实际真正的意图是不希望和自己同样专业、能力却强过自己的舒宁出现在职场上?

  “身材也好,这么大年纪,都没什么赘肉,说是常年做那个什么瑜伽,过几天说约我去体验呢,让我一起跟着她做,说除了对保持身材好,还对健康也好。”

  “……”傅峥啊傅峥,你这么行,怎么不上天呢?留你在社区都是委屈你了……

  这么一想,宁婉觉得更放心不下傅峥了,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她赶紧追上傅峥:“你先去你屋里等我。”

  原来如此,宁婉心里有了个大概的计较:“所以离婚后你就跟着爸爸是吧?”

  “真正需要调整的是人才池这个制度,既然无法消化那么多年轻律师,就不应该招聘这么多的人,作为合伙人应当对律所每个员工负责,不应该蹉跎他们的时间。”

  不过不管如何,这还算是夸自己,傅峥觉得也就勉为其难收下了,何况宁婉看起来还挺关心自己,几乎是立刻就问起了自己的黑眼圈――

  ???

  “是啊。”高远喝了口水,不负责任地继续打击道,“那一般是在男主角得了绝症,或者缺胳膊断腿以后,女主角因为同情原谅了他,然后一般在一起没多久,男主就死了,女主会用余生来纪念他,最后的镜头一般都是女主去给死掉的男主上坟,然后为了展现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一般会给坟头草一个特写,对,那些坟头草都老高了……”

  宁婉当初,也是报过警的,而她的妈妈,也同样选择了息事宁人掩盖真相,并且和舒宁一样,怎么都不愿意离婚,最终宁婉选择了独善其身的妥协,她没有办法改变她的母亲,于是每天期待着长大,考进了远离老家的大学,有了能金钱独立的工作,彻彻底底离开了她的爸爸……

  不论宁婉的专业能力如何,这样的做法根本没有任何职业道德可言。

  “亲爱的宁婉,感谢你选择并加入正元律所, 2019年, 我们感恩有你……”

  果不其然,高远走进大厅后,左顾右盼看了几眼,然后很快就定位到了在沙发上坐着的傅峥,然后这家伙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容,径自抬腿就要朝傅峥的方向走去,而傅峥见了高远,脸上的表情也相当难看,带了点微微的不满,颇为忍辱负重的模样……

  难怪顾叶军刚才如此生气,设身处地一想,也是完全可以理解,自己一直挂在嘴边夸的得意门生,即便从没想过得到对方的回报,但总不至于落得被学生无情删除出社交圈的下场,换做是谁,都会生气,都会想和舒宁老死不相往来。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